新耀行

海南全省限购满月记,地产经纪人的酸甜苦辣!

关注:173发表时间:2018-05-22 11:54:40

今天(5月22日),是海南发布全域限购政策消息的满月之日。

  一个月前的一声令下,让岛上数以万计的房地产经纪人迷茫、彷徨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限购政策对他们而言,也许“关上了一扇门”,但无论天性乐观还是为了生活,他们纷纷选择“打开 一扇窗”:

  他曾认为“全剧终”,因有其他手艺在手,现已不再彷徨;她曾为了爱情来到海南,现在决定跟随男友到上海,因为坚信在哪个城市都能发光;他曾因完不成任务被体罚,现在决定就地换一份工作,因为“树挪死人挪活”。

  限购政策,让这些房地产经纪人“在现实断裂的地方,梦汇成了海”——他们已找到新的希望。

  他要“再就业”:“我并不彷徨”

  4月22日晚,海南全域限购的政策出台后,小徐在朋友圈写下“全剧终”三个字。第二天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私信问他当时的心情,他这样回答:“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现在非常迷茫,整个海南的几万的经纪人,我估计都是这样。你就这么写。”

  他的心情不难理解,因为他是“个体户”,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带客成交后开发商所返还的佣金。行情好的时候,他不需要和平台进行分佣,“拿到的佣金都是自己的”,在他看来这比加入大型的旅游地产平台更好;而一旦行情转淡,他开不了单,又没有底薪,日子就将会难过起来。

  好在负面情绪并未如藤蔓一样延伸开来。过了数日,他主动找到记者想聊几句,理由是:“反正我也不怕,都不容易,互相支持。”这一次,他已没了限购政策突袭之时的沮丧,开始谈起自己对未来的规划,“说实话,我现在并不彷徨,我有手艺在手。这几天我就准备再把以前的设计再捡起来。”

  在成为一名房地产经纪人之前,小徐在海南从事了将近8年的广告策划工作,这是他“再就业”的资本。“海南这么多出海的人,但好像没有人给他们拍过片子。我想花上个一个月,去拍拍他们怎么捕鱼,这些海鲜又是怎么送到岛外去的。或许我也可以发到一些短视频的网站,先炒热我自己的号,再为自己做一些营销,也挺不错。”

  他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回忆起这两年的房地产经纪人生涯:自己之所以会选择入行,是由于连年累月的高强度工作节奏对他的颈椎造成了一定的损伤,他想要找一份“不需要对着电脑”的工作。又遇上海南房地产启动新一波行情,权衡之下就在2016年初入行了。

  但他并不喜欢这份工作。不喜欢的原因在于,“在一个有技术的人看来,这是一份有点投机倒把成分的工作。这份工作是没有任何的门槛的,初中生可以做,小学生可以做。你说我们靠什么吃饭?靠嘴?靠运气?都是很虚的东西。”

  他并不是第一次流露出这样的情绪。2018年1月底,记者第一次见到他时,正是海南房地产的传统旺季。那时全国各地的意向购房者纷纷飞向海南,小徐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客户。即使是这样的境况,他对这个行业的认同度依旧不高。“有机会还是会回去做设计的老本行,那个更有成就感”。

  虽然被关上一扇门,但努力的人,总有机会打开一扇窗。小徐现在信心恢复了不少,他相信设计工作能够为他带来成就感和丰厚的的收入。“那时候做设计的收入跟现在差不多,甚至还要更好一些,关键是每一分钱赚得更实在。以后这一行我感觉还是会更好。”

  记者了解到,2017年全年,他成交的单数为“超过十单,十五单左右”,能够分得的佣金是近二十万,但这当中的一部分还没有结清,他拿到手的数目要低于这一数字。

 她将“海上漂”:“去哪都能发光”

  “告诉你一个秘密。我要去上海了哦。以后请叫我海上漂女子,漂完海南漂上海。”5月中旬的一天,小林向记者发来了一条微信消息。她不是海南本地人,到海南从事房地产经纪工作是男朋友的缘故,“我为了爱情来到了这里。”

  4月23日限购执行的第一天,她告诉记者,“我心情挺好的。”她说,总要有像她这样的什么都不太在乎的人,“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,我也不觉得惨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在后来的交谈中,最后这句话她重复了多次。

  她并不是没受到限购的冲击,相反,她属于感受最真切的人群之一。刚刚执行政策的头几天,客户数量骤降,小林的工作是处理售后和催收佣金。海南全域限购的政策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时间和空间,一部分恰好在4月22日20时之后签约的客户突然失去了购房资格,小林那几天的工作之一是多方沟通,以便尽快处理完这些个案。

  她发给记者一些催收佣金的聊天记录。“我们要集中力量,一起催佣。”一些群内的经纪人表示。记者从多名海南房地产顾问人士和经纪人处了解到,海南本地的一些大型房企楼盘一直存在拖欠佣金的现象,而限购的到来让经纪人们更加担心收不回佣金,因而他们开始加大催收佣金的力度。

  但这都不是让小林最糟心的。小林告诉记者,“有些客户买的房子出现了一些问题。两年前买的房子,结果当时置业顾问忘记给客户备案了。现在客户找他,他就说离职了,你说这种人都有。”

  向记者说完她的“糟心事”,这位90后的狮子座姑娘很快又展示出她阳光的特质。“我干嘛跟你说这些啊,感觉像是在抱怨。其实我卖过的房子基本上客户都没吃过什么亏,结果都不错,这是我在海南卖房子比较有成就感的。”

  她向记者展示了她从业两年来的成绩单。“2016年5月份刚入行,9月份才开单,全年开了大概7套;2017年全年我卖了28套房子。有一句话叫做,我一无所有,奋斗到负债累累;而这两年的状态是,从负债累累奋斗到现在一无所有,我还挺满足的。”

  “处理完了这些烦心事,我就要离开海南了。”小林的下一站是上海。她选择去上海,不仅是因为海南的调控,还有部分原因是她从事技术工作的男朋友“想要到大城市镀金”。她对未来依然乐观,“而我,我就不一样了,反正到哪个城市都能够发光。”

  他想就地换工作:“树挪死人挪活”

  在所有的受访者当中,小郭是从业时间最短的一位。4月22日海南全域限购消息发布之时,他刚到海南岛一周时间。

  他是河北人,离开北方来到海南的原因是,他之前从事与建材相关的销售工作,而北方由于天气原因通常只有半年的工作期,“冬天半年几乎都是没活干的,想去个暖和点的地方。而我读的书又不多,除了做销售也想不出来能干嘛了,所以就试试这个。”

  限购令出台之后,小郭不是没有焦虑过。“说时迟那时快,看到新闻的那一刻瞬间‘爆炸’,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。”

  他在一家小型的房地产交易平台工作,公司管理颇严,即使是在限购之后,他每天仍有带看的任务,而且“管得比之前还严”。“晚上吧,现在每天都有任务,主要带看写字楼,完不成就要体罚,三天完不成罚款。”4月25日,记者询问他是否有时间进行交流时,他回了上述这段话。

  他向记者介绍了他每天的工作:寻找意向客户,这基本上是通过电话完成;带意向客户看房,每天也有固定的任务量。“倘若我当天签单了,这一天就可以不用干了。但如果没有完成,我就要去做俯卧撑,或者去跑步。但是你看这会儿,哪里有人买啊,都是来玩的,房子都租不出去。”

  小郭每个月能够领到的底薪是2000块,而在三亚,他每个月在租房上面花的钱是1400块。“如果不能开单,那就是入不敷出的。三亚的消费也不低,现在完全是在吃老本。自己也想过为什么这么不凑巧。但想了一想,也没什么好难过的,又不单单我一个人,而是全海南所有的同行,所以不慌。”

  他很快就从那家公司离职了,一度去留不定。三亚的气候与北方不同,他还没有非常适应当地的生活。也不是没有动过回去的念头,“我毕竟不属于这里”,小郭说。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在海南寻觅合适的工作机会,甚至有长居的念头。“我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,只不过现在还不能定居,车子上牌都很难。但我还想看看这里发展成型会不会更好,这是世界的、中国的海南。”

  “树挪死人挪活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采访的结尾,小郭发了这句话,还有一个偷笑的表情。这句话,这个表情,让记者心里莫名感觉安慰,感觉他们未来都有希望做一个幸福的人,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COPYRIGHT (©) 2017重庆铭新汇耀房产经纪有限公司_版权所有      渝ICP备18012657号          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306号